久久股票网 - 股市新闻信息、股票行情数据服务、专业股票行业门户

您的位置:首页 >市场 >

美股新股解读|悦商母公司Wetrade Group赴美:赚微商的“钱”,但2019年前9月收入为零

时间:2021-01-21 16:59:22 | 来源:和讯网

悦商集团的母公司Wetrade Group要赴美上市了。

说到这家公司,大家可能不太熟悉。不过,没关系,先用几个关键词带你熟悉熟悉。

微商、社交电商、以货带人、AI裂变......这些关键词,都与Wetrade Group息息相关。

没错,Wetrade Group便是一家专注于为微商以及社交电商提供技术支撑的技术服务平台,目前已自主研发面对微商的云端智能大脑系统——YCloud,而它的子公司悦商集团则是一家社交电商平台,旗下核心产品包括悦淘APP、大人APP、悦店等,其中,悦淘APP是一款会员制电商平台,采用的是“会员制”+“圈层社交”模式;大人APP则是一款短视频社交平台,定位是年轻生活方式平台。

(图片来源:悦商集团官网)

众所周知,微商这一门生意,目前是属于争议比较大的行业:一边因为类传销、假货的质疑声饱受鄙视;一边因为行业弊病重重被政策抑制打压;一边又因朋友圈源源不断的微商消息疯狂生长。

所以,可以看到,生长在这么“奇特”环境的悦商集团似乎也很难“出淤泥而不染”,目前网上关于其悦淘APP的负面消息也还是有一些的。

(图片来源:百度)

下面不妨透过悦商集团的“生意经”,来窥探一下WeTrade Group赚微商的“钱”真得有那么好赚吗

从悦淘到YCloud,WeTrade Group走了多少步?

如果想要具体了解悦商集团母公司WeTrade Group的发展历程,那还得首先科普一下悦商集团的“前世今生”。

悦商集团,原名悦旅集团,于2017年6月成立,背后“大佬”皆来历不凡——创始人戴政,去哪儿网联合创始人;创始人兼CEO刘毅,直订网CEO;投资人姚劲波,58同城创始人;投资人王东晖,前金山毒霸执行董事兼首席CFO。在这些“大佬”增色之下,成立以来悦旅集团便获得沸点资本、谷银资本、新加坡淡马锡集团、腾讯及京东等知名投资机构的投资。

据智通财经APP了解,创立之初的悦商集团,主要依托于悦淘APP这一会员制社交平台开始运作。而悦淘APP所打造的是基于会员与圈层社交的协作,即“会员制”+“圈层社交”的模式,会员制侧重于用户管理层面,圈层社交则是基于传播层面。

这一模式在社交电商的的四种模式中——拼购型社交电商、会员制社交电商、社区团购型社交电商、内容型社交电商,属于会员制社交电商。划重点的是,会员制社交电商,便是微商的“升级版”,它建立在社交基础之上,以S2B2C的模式连接供应商与消费者实现商品流通。

具体而言,S2B2C指的是分销平台(S)上游连接商品供应方、为小b端店主提供供应链、物流、IT系统、培训、售后等一系列服务,再由店主负责C端商品销售及用户维护。用户通过缴纳会员费/完成任务等方式成为会员,在不介入供应链的情况下,利用社交关系进行分销。此种分销基本都会采用收取会员费、依靠会员发展新会员、团队计酬等方式。

需要注意的是,由于这一模式建立在社交的基础之上,且通过分销的模式达到快速裂变的目的,所以常常在法律红线的边缘游走。

不过,正所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需求的地方就有市场”,得益于移动购物需求的出现,微商应运而来。

2011年,微信横空出世,在释放互联网红利同时催生出“微商”这一商业模式;2014年,微商迎来“化妆品面膜元年”,俏十岁、韩束等面膜品牌迅速崛起;2015年,微商迎来高速发展期,但同时也因一些不法分子利用微商多层级模式传销骗钱遭到国家打压。经过2015年打压洗牌后,平台微商开始出现,云集、环球捕手出现在大家的视野。直至2017年,微商逐渐驶入成熟期。

(数据来源:艾瑞咨询)

近年来,随着移动网购规模的稳步增长,微商发展也相应地面临较好的市场环境。商务部数据显示,2020年全年,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9.8万亿元,逆势增长14.8%,同时,我国已连续8年成为全球第一大网络零售市场。在这一背景下,微商的市场规模也不断扩大。

据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微商行业市场交易规模为3287.7亿元,预计随着需求的增长,至2019年微商市场交易规模将近1万亿元。另外,随着微商交易规模的扩大,国内的微商从业者人数也逐年上涨,智研咨询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微商从业人数已经超过了2000万,预计到2020年达到3580万人。

凭借上述的市场容量,悦商集团的悦淘APP也迅速发展起来,截至2020年3月悦淘已经有超过1100家分公司,App下载量突破5000万,提供的商品覆盖酒旅、购物、充值、出行、生活服务等多个领域。

而依托于悦淘APP背后的客户资源,悦商集团母公司WeTrade Group也适时地找到了另一商机——即微商云智能系统YCloud。

据悉,YCloud 这一系统,主要是为数量巨大的基层微商以及社交电商提供技术支撑的SaaS服务,业务可分为用户营销关系,CPS佣金利润管理,多渠道数据统计,AI裂变和管理,供应链系统这几大部分,简单来讲,其母公司的核心营收主要通过为微商、社交电商工具赋能来获取其GMV分成。

可以说,WeTrade Group的微商云智能系统很大程度上是得益于微商行业的兴起,如果没有悦淘APP的“开路”,也就没有YCloud 的“试水”。

微商赚钱,微商云智能系统也赚钱吗?

据了解,虽然微商行业目前属于“毁誉参半”的行业,但能赚钱的企业也是比较能赚的。

就比如女明星张庭和丈夫林瑞阳2013年创办的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其通过“活酵母”系列护肤品切入微商面膜行业,至2018年,该公司的缴税总额竟然高达21亿人民币,成为上海青浦区的“纳税冠军”。

那么,对于WeTrade Group,其微商云智能系统的吸金能力究竟如何?

目前来看,YCloud已渗透到电商、旅游、酒店以及直播短视频等行业,业务已成功落地中国、菲律宾、新加坡等东南亚国家。与此同时,WeTrade Group也整合超过1000个供应链和50种权益,并拥有2C业务群、2B业务群、工具SaaS业务群,旗下核心产品包括悦淘App和大人App等,累计服务超过2亿用户。

营业收入方面,截至2020年9月30日和2019年9月30日的9个月期间,WeTrade Group实现总收入分别为288.85万美元和0美元,其中2020年营收增加主要是来自客户自动计费管理系统产生的服务收入。

盈利方面,截至2020年9月30日和2019年9月30日的9个月期间,WeTrade Group分别录得净利润为130.71美元和净亏损25.5万美元。

(数据来源:悦商集团招股书)

需要指出的是,由于WeTrade Group是2019年3月28日上线这一SaaS服务的,所以2019年它是没有收入的,并且至2019年12月31日还净亏损了41.47万美元。但从无到有,从亏到盈,其转变也不过将近一年时间,这也间接说明,依托于背后的微商资源,其盈利状况还是不错的。不过,短期的盈利也并不能说明什么投资价值,要想观察它,还是需要把“战线”拉长一点。

现金流方面,截至2020年9月30日和2019年9月30日,WeTrade Group的持续经营活动分别使用现金1046万美元和509美元。截至2020年9月30日手上握有的现金为678.75万美元,增加的原因是由于来自客户的自动计费管理服务的收入增加。此外,与2019年12月31日的银行存款余额659.11万美元相比,分别于2020年1月21日和2020年3月2日偿还了关联方贷款65万美元和71万美元,故而减轻了这一增长水平。

鉴于WeTrade Group所披露的财务数据相对较少,所以透过财报看到的信息也不是很多。但从上述的财务数据来看,目前的WeTrade Group似乎已经找到盈利窍门,不过能不能继续盈利,还是静待时间的检验。

小心行业背后的“蝴蝶效应”

前文已经提到,微商行业属于争议比较大的行业,所以对于WeTrade Group这一类衍生行业而言,还是小心争议背后的风险点。

据中国消费者协会数据,2016年中国网络消费不满意率排行中,微商以5.6%的比例居首位。由于监管缺失、消费者维权无门、卖家销售假货的机会成本较低,造成目前微商市场“三无”产品泛滥、价格虚高、虚假宣传等。品质无保障、消费者维权缺失和监管困难成为目前微商行业的发展痛点。

(数据来源:艾瑞咨询)

就目前来看,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痛点也并没有消散。类传销、假货、三五产品等质疑声仍让微商行业很容易陷入到信任危机中去。这也意味着,一旦这股信任危机之风波及到微商SaaS服务上,进而对WeTrade Group的发展也造成一定的打击。这是一个不定时炸弹,只要行业不规范,被炸的风险就是如影随形。

除此之外,WeTrade Group所面临的竞争压力也不容小觑。据了解,目前基于微信生态的电商SaaS赛道由于入行门槛低,已经越来越拥挤了,且产品同质化严重。《2019年小程序互联网发展白皮书》显示,截止2019年11月,全网小程序数量超过450万,据预测,2020年小程序数量会达到500万+,在这个基础上,第三方服务商已达8000多家。

另据公开数据,微信生态中,目前市场占有率排名前五的中小企业第三方服务商分别是微盟、有赞、点点客、盒子支付和腾睿,市场份额分别约为:15.3%、7.3%、5.3%、3.6%、1.0%。可以看出,目前有赞和微盟已成为微信生态内中国电商SaaS产品的头部玩家。不过,需要注意的时,在当下头部玩家尚未形成规模效应仍在“攻城掠地”,以及众多中小万家跑步入场,饥饿抢食的背景下,WeTrade Group所面临多大的竞争压力可想而知。

对此,该公司在招股书中提示称,由于进入该行业的门槛相对较低,公司将面临越来越激烈的竞争,而且其一些竞争对手拥有比该公司更大的财务和营销资源,因此这也无法保证该公司能够在在市场竞争中取得成功。

综合上述,可以看出,借助悦商集团背后的客户资源,WeTrade Group“兴起”或许比较快,但行业的不规范,竞争压力的加剧,也一定程度上暴露了这一家公司的成长风险。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