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股票网 - 股市新闻信息、股票行情数据服务、专业股票行业门户

您的位置:首页 >股票 >

中基协再注销17家私募资格 停牌的暴风集团旗下公司也在列

时间:2020-07-05 16:59:12 | 来源:和讯网

私募行业的优胜劣汰持续深入,从6月1日基金业协会注销了31家私募开始,6月5日注销68家私募,6月12日57家私募被注销。到了7月3日,又有17家私募被注销,主要是因为期限届满未提交专项法律意见书,截至目前合计已有173家私募被注销。

在7月3日注销的私募公司中,多数是债务缠身,名下已没有可执行的财产。《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记者注意到,暴风集团(300431,股吧)旗下的私募公司天津暴风创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被注销。另外,此前想通过违规举牌推进上市公司资产重组而获益的北京非凡领驭投资也被注销了私募基金的管理人资格。

今年已有173家私募被注销资格

私募行业的优胜劣汰持续深入,从今年6月1日,基金业协会注销31家私募机构的私募基金管理人资格后,时隔不到5天的6月5日晚间,基金业协会发布公告称,36家因为公示期满3个月且未主动联系协会的失联私募基金管理人被注销。同时还有32家私募管理人因为期限届满未提交专项法律意见书的私募基金管理人也被注销。6月12日,基金业协会再度出手,57家私募基金管理人存在异常经营情形且未能在3个月内提交符合规定的专项法律意见书而被注销私募管理人资格。

图片来源:摄图网

到了7月3日,基金业协会发布关于注销民信幸福投资基金等17家期限届满未提交专项法律意见书的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的公告,而今年以来截至目前,合计已有173家私募被注销。基金业协会表示,现有民信幸福投资基金管理(北京)有限公司等17家私募基金管理人存在异常经营情形,且未能在书面通知发出后的3个月内提交符合规定的专项法律意见书,协会将注销该17家机构的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并将上述情形录入资本市场诚信档案数据库。已注销的私募基金管理人和相关当事人,应当根据《基金法》、协会相关自律规则和基金合同约定,妥善处置在管基金财产,依法保障投资者的合法利益。

基金业协会表示,2018年3月27日发布《关于私募基金管理人在异常经营情形下提交专项法律意见书的公告》规定,“私募基金管理人未能在书面通知发出后的3个月内提交符合规定的专项法律意见书的,协会将按照《关于进一步规范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若干事项的公告》的有关规定予以注销,注销后不得重新登记。”值得注意的是,因为期限届满未提交专项法律意见书的私募基金管理人被注销的私募公司不在少数,在6月5日,有32家因为期限届满未提交专项法律意见书的私募基金管理人也被注销,其中就包括前私募冠军,业内称为“快刀八郎”的苏思通旗下的私募公司——北京蓝海韬略资本运营中心(有限合伙)。

此次被注销的私募公司一些是债务缠身,比如上海星黔投资有限公司,据启信宝数据显示,公司目前涉及的司法涉诉就多达56条,其中不少是财产保全,但是据法院的信息显示,上海星黔投资有限公司目前没有任何可以执行的财产。比如在7月2日,张珊珊与上海星黔投资有限公司仲裁其他执行裁定书显示,通过执行网络查控系统向金融机构、车辆登记部门、证券机构、网络支付机构、自然资源部等发出查询通知,查询被执行人名下的财产,并于2020年5月26日对被执行人采取银行账户轮候冻结措施但实际冻结金额不足以偿还执行案款。除此之外,未查找到被执行人有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依法向被执行人发出限制消费令,并将被执行人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暴风集团旗下私募资格被注销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此次被注销的私募公司中,暴风集团旗下的私募公司天津暴风创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赫然在列,据启信宝信息显示,天津暴风创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9月22日,暴风集团持有天津暴风创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100%的股权,而天津暴风创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有两只私募产品,一只是宁波梅山保税港区航风投资管理合伙企业;另外一只是暴风云帆(天津)互联网投资中心。而暴风云帆(天津)互联网投资中心旗下投资了4家公司,包括深圳暴风智能科技(持股4.8366%),成都趣乐多科技(持股4.7001%)、福建翼动娱乐(持股1.002%)、北京魔镜未来科技(持股0.6781%)。

值得注意的是,天津暴风创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在2019年1月15日进行了法定代表人的变更,由冯鑫变更为姜自权,目前天津暴风创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经理是姜自权,执行董事是冯鑫,监事是赵思涵。另据启信宝数据显示,暴风云帆(天津)互联网投资中心的发起人股东中,其中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出资4亿元,出资比例为80%;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出资5000万元,出资比例10%;天津平禄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出资4999万元,出资比例为10%、天津暴风创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出资1万元。

在今年6月29日晚间,暴风集团发布关于股票存在被暂停上市风险的提示性公告中提及,暴风集团于2019年6月6日收到北京仲裁委员会送达的《裁决书》,裁决公司向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支付转让价款、违约金等合计4.7亿元,公司存在由于无法支付上述费用而产生的法律风险。值得注意的是,6月30日是披露年报的最后期限,但是暴风集团未能提交“答卷”,暴风集团公告表示,主要是公司尚未聘请到首席财务官和审计机构,无法在6月30日前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

根据相关规定,上市公司在法定披露期限届满之日(4月30日)起两个月内仍未披露年度报告,深圳证券交易所可以决定暂停公司股票上市。若被暂停上市后一个月内仍未能披露年度报告,深圳证券交易所有权决定终止公司股票上市交易。若公司股票被终止上市,将不能在创业板重新上市。根据规定,公司股票将于7月1日起停牌。深交所将在停牌后十五个交易日内作出是否暂停公司股票上市的决定。

非凡领驭投资曾因违规举牌被罚

此前因违规举牌推进重组的北京非凡领驭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也在此次注销的名单中。2019年6月28日,证监局的一则行政处罚书显示,唐小宏与杨某同是北京非凡领驭投资的主要股东或实际出资人,非凡领驭的日常经营管理主要由唐小宏和杨某负责。唐小宏、杨某以其共同管理的非凡领驭为平台,从事上市公司并购业务。非凡领驭是深圳前海国盈一凡投资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深圳国盈一凡)的执行合伙人,杨某是其执行事务代表。胡晓玲是深圳国盈一凡的有限合伙人(出资份额占总份额的10%)。

图片来源:摄图网

经查,唐小宏与胡晓玲在买入乐通股份(002319,股吧)之前进行过事先沟通,其安排胡晓玲买入乐通股份的目的是持有一定比例的股权后影响乐通股份管理层,推进资产重组,刺激股价上涨,实现投资收益。根据该意图,唐小宏、胡晓玲分别控制相关账户集中买入乐通股份。唐小宏控制“田某”“中融国际信托-鸿运1号伞型信托”、北京万得普惠科技有限公司、北京洁能环保工程有限公司等账户,于2014年12月集中买入乐通股份,至2014年底合计持有363.8万股。其中田某、万得普惠、洁能环保等账户由唐小宏本人操作,“中融鸿运1号”账户投资决策由唐小宏作出,并由其和非凡领驭公司员工祁某共同操作。

胡晓玲于2014年12月至2015年1月期间使用其控制的“深圳市中润华鑫投资企业(有限合伙)”账户集中买入乐通股份,至2015年1月16日合计持有644.19万股。基于唐小宏与胡晓玲的上述安排,依据《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的规定,可以认定唐小宏与胡晓玲构成一致行动关系,互为一致行动人。截至2015年1月16日某时点,唐小宏、胡晓玲控制的账户合计持有乐通股份1008.09万股,超过公司总股本的5%,唐小宏、胡晓玲在其控制的相关账户合计持有乐通股份达到5%时,未在该事实发生之日起三日内向证监会、证券交易所作出书面报告,亦未通知上市公司予以公告。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证监局决定对唐小宏、胡晓玲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罚款。其中对唐小宏处以20万元罚款,对胡晓玲处以10万元罚款。

每经记者 杨建 每经编辑 谢欣

本文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投资有风险,独立判断很重要

本文仅供参考,不构成买卖依据,入市风险自担。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N十财经。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