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股票网 - 股市新闻信息、股票行情数据服务、专业股票行业门户

您的位置:首页 >股票 >

权益爆款时代固收公募遭遇尴尬 兴业、上银基金权益短板浮出水面

时间:2020-07-04 18:59:13 | 来源:和讯网

红周刊 记者 | 张桔

在权益发行大年,长期发力固收领域的基金公司遭遇到尴尬,部分固收产品沦落到无人问津的地步,尤其是银行系基金公司。对于长期在固收领域发展的基金公司来说,要想改变目前的尴尬局面,首先就要引进更多的有实力的权益基金经理。

上半场已经落幕,“权益爆款”成为内地公募基金的第一大热词,新基金史上第二次半年发行破万亿,且667只的发行数量也创下新纪录。在深耕权益投资领域的多家基金公司收获满满的同时,长期发力固收领域的基金公司则遭遇到尴尬,部分固收产品沦落到无人问津的地步。

长量基金分析师王骅指出:“6月10年期国债到期收益率一度跌破2.9%,反映基本面、政策面以及供给层面叠加下的情绪冲击,此时的债市对于利空更加敏感。相比于基本面的修复缓慢,债市的悲观情绪在基本面和政策面的短期扰动下充分反映,尤其是3~5年期的债券因为前期被机构大幅加杠杆,资金面边际收紧后抛压严重,3~5年也正是公募债基布局较多的期限,因此导致半年业绩出现亏损。”

长期“重债轻股”,

华富基金权益团队上位“尚欠火候”

相较权益型产品发行火爆,上半年债券型基金发行明显偏弱。Wind数据显示,截至6月30日,上半年股票型基金和混合型基金合计的发行份额为6600多亿份,而债券型基金发行份额仅2900多亿份。在半年募集过百亿的11只产品中,债基产品“入围”仅两只。

债券基金的“疲软”痕迹不仅反映在新发基金募集规模上,且在延长募集情况上也是有所反映的。今年1月1日到6月30日,内地共有160只基金在发行档期中延长了募集时间,其中中长期纯债50只、短期纯债6只、偏债混基20只,三者加总合计占比差不多接近一半。

若从年内新基金发行失败情况看,10只年内募集失败的基金中,债基或者偏债混基也占据了绝大多数,其中包含了凯石秦纯债三个月、景顺长城景泰锦利、方正富邦尊利六个月定开、诺安瑞康三年定开等。

在存续公募产品的清盘情况上,债基或偏债类产品也成为年内清盘名单中的“常客”。在上半年清盘的53只基金中,债券型基金高达26只,圆信永丰、浙商、大成、华富、国开泰富、东方、国融、中融等基金公司皆有产品上榜。

以华富基金为例,其长期股债跷跷板侧重于债券一方。一季报数据显示,华富基金的固收基金有18只,规模合计达603.19亿元;权益类基金产品数量23只,规模仅为66.25亿元。上半年,华富基金仅发行成立了华富中债0-5年中高等级一只债基,产品的两类份额加总规模仅为2.2亿元。上半年债基收益排行榜上,公司有多款产品出现负收益,如华富可转债上半年收益约为-4.39%、华富安福约为-1.78%、华富恒利C为-1.46%等,这让一贯债强股弱的形象被颠覆。

在长期“重债轻股”的思路影响下,指望权益类产品强势接班或许短期内很难实现,因为在权益产品发行大年,公司直到六月份才发行成立了华富成长(410003)企业精选,尽管公司派出的是基金投资部总监陈启明,但该基金募集规模仅有24.56亿元,在同期新品中处在一个中等的水平。

对于华富基金来说,权益类基金经理除去陈启明之外,老将龚炜和高靖瑜也是公司目前的主力舵手,然而对于一家基金公司而言,仅靠三人去包打天下似乎还远远不够,毕竟他们在基民中的知名度仍有待提高。如此情况下,也就迫切需要公司尽快扩充权益类基金经理队伍。

令人不解的是,华富的基金经理团队中实则还有一位颇具知名度的明星基金经理张娅,早年她曾在华泰柏瑞叱咤风云,但如今她在华富似乎画风突变,掌舵的多是债券指数类产品,其惟一管理的混基永鑫灵活迄今年内净值增长率竟然为负值。

银行系基金发展思路有待改变,

兴业、上银基金权益短板浮出水面

上半年,银行系公募陷入了迷思,因成立迄今过分依靠固收产品的发展思路让其在权益大年调整不易,其中最为典型的要数兴业和上银。

首先看规模排名最高的兴业基金(兴业银行(601166,股吧)持股90%),其成立迄今已有7个年头,产品长期侧重固收领域。Wind数据显示,公司一季度末的债基和货基的合计规模突破了2000亿大关,而权益类产品合计规模却不足50亿,仅为固收类产品的一个零头。在上半年新发基金上,兴业基金仅发行了两只ETF和一只偏债混基,募集成绩单差强人意,如兴业聚华的两类份额合计的募集规模不到5亿元。

“兴业基金在今年权益产品发行表现不佳,原因是公司旗下权益基金表现乏味可陈,其主动管理权益基金今年以来加权平均净值上涨仅9.69%,在144家基金公司中排名119位。”爱方财富总经理庄正如是分析。

从存续基金的业绩和规模来看,存续主动权益类和被动权益类的最高单只基金规模仅约为5亿元。除去已经进入清算状态的兴业聚优外,兴业成长动力是截至首季末主动权益类基金中规模最小的一只,基金规模仅约为0.10亿元。值得注意的是,在公司旗下一众袖珍迷你主动权益基金中,兴业安保优选是惟一一只偏股混基,其余基本均为灵活配置型混基,这种情况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公司权益团队对股票二级市场的谨慎态度。而正因主动权益类产品“保守”思路影响,上半年绝大多数主动权益类基金业绩乏善可陈,半年的净值增长率基本不到10%。

除去兴业基金外,同样是银行为第一大股东的上银基金似乎也受到权益无力的影响。Wind数据显示,上银基金首季末16只固收类产品的合计规模约为721.16亿元,平均单只产品的规模约为45亿元;5只权益类基金的规模合计约为15.56亿元,平均单只产品的规模仅约为3.11亿元。上半年,公司虽然新发主动权益和被动权益各一只,但两只产品的成立规模基本在5亿元一线。

就今年以前成立的三只主动权益产品上半年运作情况看,截至7月1日收盘,上述基金年内的涨幅均不到10%,排在同类基金靠后的位置。令人担忧的是,或许是公司权益类基金经理储备不足的缘故,此前屈指可数的几只产品均由赵治烨一人所管理,只是在今年才给其中的两只产品各自增配了一位基金经理。

接受《红周刊(博客,微博)》记者采访时,济安金信基金分析师陈颖指出,上述两家基金公司在权益爆款时代的劣势主要是由于旗下权益产品的投资管理能力一般,没有较为出众的王牌产品和王牌基金经理,因此不具备爆款时代的带货能力和条件。如果需要发展权益产品,提高权益类产品的投资管理能力是第一要务,可以招募更多具有经验的投研人员或过往业绩优秀的基金经理。

权益团队成员严重短缺

国金权益基金经理无奈唱“二人转”

相比“人手不足”的上银基金,《红周刊》记者还注意到,部分长期靠固收的规模排名中游或靠后的基金公司,比如国金基金的权益团队几乎是唱独角戏或“二人转”。

Wind数据显示,截至3月31日,国金基金规模在内地纳入排名的140家基金公司中位居第56位,其发展思路上同样是固收产品一头沉状态,与其他主要靠债基的银行系不同,国金基金是靠货币基金撑起家业的。一季度末,公司的货基规模约为449.76亿元,占比超过90%。

在公司权益类产品中,股票型基金悉数为袖珍被动型产品,6只混合型基金中,有两只处在清算状态,一只偏债混基。此外的三只存续产品中,业绩和规模勉强可以拿得出手的只有国金国鑫灵活配置,上半年录得15%左右的净值增长率。

对比来看,另外的几只国金系权益产品基本以量化策略为主,如混基中的国金量化多策略和股基中的国金量化多因子在6月上旬均更换了基金经理,女将宫雪正式走马上任。值得注意的是,六月底她还接手了国金量化添利定期开放,成为公司“一拖八”的基金经理,所管理的产品涉及股票、混合、指数、债券等不同类型。

目前来看,国金的权益基金经理团队貌似只有张航和宫雪两人,而专攻股市的或许也就只有前者。有趣的是,或许是因人手极度不足的缘故,公司只是在上半年的最后一天才成立了一只主动权益类医药新品。7月1日,国金基金公告权益类发起式新品国金鑫意医药募集成立,作为战“疫”时代大热的主题医药行业,产品成立时两类份额合计的募集规模仅约6.26亿元。作为刚刚破茧成立的医药主题公募,在医药基金上半年大涨后,现在如何建仓是一道很棘手的难题。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